GRIJA选择狗带

wow,ow ,风暴,全职,阴阳师,fgo[虽然你只能看见我的blz同人]
狗文手画手
he[?]爱好者,be生产者
混乱邪恶冰dk,为了阿彻鲁斯!
grija#5452高中狗欢迎勾搭

罗宁x克拉苏斯

@Warlock飞翔的翔 太太写的文

天上下起了雨。
他没有带伞,冒着雨跑了一阵后,红发的男人进了一座破败的教堂。这是一间私人的教堂,黑色的木门旁两尊大理石雕刻的天使雕像有些破损,他推开了厚重的大门,走进了昏暗的室内。室内大部分雕塑都移除了,墙上挂的全是枪支弹药,正对着大门的十字架大约是这座教堂里唯一的新东西。
男人脱下了浸满了水的黑色外套,紧身的黑背心勾勒出他偏瘦却坚实的身躯,胸前带着的十字架像是个老物件,但被主人小心的呵护着。他走过一排排的长椅,跪在十字架下祈祷。
第一排的长椅上倚靠着一个银发的男子,他坐在唯一的一扇窗前,黑色的西装与红色的衬衫也抵挡不住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慵懒与自在。他的面容很和善,但畏缩在斯文的眼镜后右眼处的三道伤疤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容貌。
“回来了?”银发男子说。
“嗯。”红发男子缓缓地站起身。罗宁看向克拉苏斯,后者正听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入神。
他坐在克拉苏斯的身边,轻轻的把玩着他的一缕银发,随即又拉过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你这可是在亵渎神灵。”一吻结束,克拉苏斯微微笑着。
“如果你是神派来让我堕落的,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他环住他的腰,他正对着坐在他的腿上。褪去了衣物,他白皙的长腿勾的他心痒痒的。

做完后,罗宁抱着怀里的克拉苏斯,他的手在他的脊背上来回的抚摸着,克拉苏斯的眼睛温柔的看着他。
第一次见面是在另一个下雨天,倾盆大雨。罗宁打着伞想要回他藏身的教堂,遇到了被强盗打劫的克拉苏斯,两个人把他摁在地上,另一个人在他身上的口袋里摸索着钱财,一个小学教师自然是没什么钱的,他们把他的背包扔在地上,孩子们的作业撒了一地,他们拿走了他的钱包,却在转身要走的时候遇上了罗宁。三个小混混自然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以杀人为业的人的对手。他抱着被捅了一刀的克拉苏斯,踢开散落在地上的三个昏厥的人,匆匆去了医院。
“真是太感谢您了。”克拉苏斯康复后对他说,“没有您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他悄悄的跟着他几次,果然,那群人又来复仇了。早有准备的罗宁保护住了克拉苏斯。
然后?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克拉苏斯总说罗宁是他的坏男孩儿,他杀人,但他也会在月光洒在爱人身上时为他弹钢琴,他会站在教堂里虔诚的唱赞美诗。
“你真像两个人,”有一天,克拉苏斯对罗宁说,“又像个天使,又像个恶魔。”
“面对我的敌人,我是恶魔;面对上帝,我努力表现的像个天使。只有你,我亲爱的克拉苏斯,使我显得像个人一样。”
他在他的一把枪上刻下了克拉苏斯的名字:“留着他,每个子弹上都有你的名字。”

这一次,罗宁遇到了对手。他打爆了对手的头,但对手废了他一只手,还还了他一枪并捅了他两刀。他独自按着出血的地方,畏缩在墙角,空气中满是血腥味。他第一次虚弱到如此地步,满是血的手颤抖的捂住枪眼。他听到有人向他走来,一抹熟悉的身影伴随着枪声把来者击倒在地。他好像看见克拉苏斯拿着枪,向他跑来。
他伤的太重了,克拉苏斯心想,他坐在教堂里祈祷,他去医院看他,他上课的时候会心神不宁。他握着罗宁送给他的枪,坐在窗下默默哭泣。
迎着清晨的透彻阳光,他从梦中惊醒,梦里,红发的青年向他道别,独自去了远方。梦醒了,他看着身边多出来的一人,那人红色的头发就像火一样,仿佛要燃烧起来。
克拉苏斯从背后抱住了罗宁,他们相互轻吻,克拉苏斯任凭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去。
“神啊,我的坏男孩最终回到了我的身边。”

评论 ( 3 )
热度 ( 16 )
  1. Warlock飞翔的翔GRIJA选择狗带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我又是一个有粮吃的人了!

© GRIJA选择狗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