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GRIJA也在沉迷扶她狗呢

wow,ow ,风暴,全职,阴阳师,fgo[虽然你只能看见我的blz同人]
狗文手画手
he[?]爱好者,be生产者
混乱邪恶冰dk,为了阿彻鲁斯!
grija#5452高中狗欢迎勾搭

一则简短的脑洞

啊先生,请坐,要喝点什么?我这儿东西不多了,但绝对不是造食术做的,我的造食术和我刚学时候一样糟糕。来,月梅汁,有点酸,但味道不错。对,我是斯坦索姆人,能听出我口音的人不多了,他们……大多都去世了。
王子出发去……净化斯坦索姆时,我在达拉然做学徒,学的很糟糕,快要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斯坦索姆没了,我被勉勉强强留在了达拉然。“斯坦索姆的法师”一时间成了幸运和不幸的象征,流离失所的法师们只能留在达拉然。达拉然陷落的时候我正骑着狮鹫从吉尔尼斯王国在返回的路上,那座高大的浮空城生灵涂炭,许多高大精美的建筑都毁掉了。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在空中遇到了匆忙移动的人群,是吉安娜女士带着人们离开东部王国。我就随着吉安娜女士到了卡利姆多,安定在了塞拉摩。我的妻子便是与我在塞拉摩相识的,我们有了对漂亮的双胞胎。在这期间,我不断地试图提升我的法术,虽然成效很小,但也有一些进展。我看着塞拉摩逐渐成为一座城市,我们像是躲避在世界之外的人类,唯有港口把我们和大洋彼岸的人连接起来。我的一位朋友在返回东部王国后给我来了一封信说我的表妹珍妮在暴风城的一个小店里做佣人,待遇很不好,老板总是毒打她。他送她到米奈希尔港,给她买了一张去塞拉摩的船票,让我去接她。我接到信后马上跑到港口去,三天后,珍妮到了。看着我最后的亲人,我们拥抱在一起,热泪盈眶,我的妻子看到这一幕,也感动地留下热泪。珍妮就在塞拉摩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她人很开朗,大家也很喜欢她,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卫兵,有了一个小女儿。
我以为塞拉摩会是我最后安度晚年的地方,但我在一次独自前往暴风城的旅行中,塞拉摩周围成了战场,我焦急的想要返回,但所有的船只都作为军舰离开了。我懊悔着自己的学艺不精,连传送门也开不开。我试图向路过的法师们求助,他们却劝我不要送死……我在焦急与担忧之中苦苦等待,最后得到了我的家人都死去的消息。
我比所有人都幸运,从三次劫难中侥幸求生,但我比所有人都不幸,我失去了一切,我最后的亲人和朋友都丧生在了我所以为的“天堂”。
现在,我一个人龟缩在新的达拉然里,看着雄伟的安东尼达斯的雕像,看着紫罗兰之眼,看着熟悉的布局和陌生的街道,我颓唐的拘束在我的小屋里。现在军团已至,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丧失生命和亲人。我已经无依无靠了,决定效应联盟的号召,去前线。
这间屋子您看着满意吗?满意的话您就买下来吧,我是用不上了,价格您就随便给吧,我什么也不缺,骑上我的狮鹫就能走。
那么就这么定了,金币您可以寄给我,我大概会在破碎群岛,如果我还活着的话。那么祝您在这儿住的愉快。

评论 ( 3 )
热度 ( 7 )

© 今天的GRIJA也在沉迷扶她狗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