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JA选择狗带

wow,ow ,风暴,全职,阴阳师,fgo[虽然你只能看见我的blz同人]
狗文手画手
he[?]爱好者,be生产者
混乱邪恶冰dk,为了阿彻鲁斯!
grija#5452高中狗欢迎勾搭

【wow】相欢

又一次头脑风暴,可能会有bug,因为不太了解。

他真的很喜欢她。
莫慈在皇家药剂师协会工作,对待工作时很认真,但她又与那些毒辣的药剂师不同,她很仁慈,善良。像一只温顺的兔子,他说。
邱尔第一次和莫慈约会选在了离幽暗城不远的森林里,他们并排坐在树上,莫慈很开心的唱歌。“我真喜欢这里,”她欢快的摇着皮包骨头的腿,“这让我想到很多很多活着的事,比如一抬头就能看到的蓝天。”
邱尔第二次约莫慈出来时去了更远的地方,他们坐在飞艇上,穿过无尽的海,在奥格瑞玛的钢铁建筑中闲逛。在吃了几道兽人和巨魔的美食后[虽然他们并不能称得上是吃了],莫慈觉得有些不自在。“这些建筑……”莫慈小声的说,“给我一种压迫感。它们好像要倾倒出许多废弃的铁渣,把我埋起来。”
邱尔第三次和莫慈一起出远门是去了莫高雷,他们坐在科多兽的背上,听着风吹过高高的草地的声音,他能看到雷霆崖上高高的图腾。“如果我是个牛头人就好了。”莫慈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多想做一个德鲁伊啊。”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没有离开过幽暗城,莫慈做着她的工作,邱尔则是巡逻着他热爱的幽暗城。他是最早跟着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离开巫妖王阿尔萨斯的一群亡灵之一,对于这个一点点成型的城市无比关心。而莫慈不一样,她是个好女孩,一个精通炼金术,却被强盗所杀的无辜者。

明天他们就要走了,去向极北的诺森德,去让阿尔萨斯血债血还。
只是,他们还能回来吗。
邱尔闷闷不乐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心事。但一阵细小的敲门声打扰了他,他打开门,看见莫慈穿着一条好看的裙子站在门口。“我可以进去吗……”她怯生生的问。
邱尔让她进来了,他的屋子很小,除了一张床就是一张桌椅,不过凳子烂的只剩下两条腿了。莫慈进来后不知道该站在哪里,邱尔让她坐在自己的床上,自己站着。
“你明天要走了吗?”莫慈问。
“是的,肯定的。”邱尔说,“如果说谁最渴望向阿尔萨斯复仇,除去亲爱的女王就是我们这群被他制造出的怪物了。”
“你不是怪物!”莫慈突然提高了音调,“邱尔你不是怪物。”她又突然抱住了自己,把头埋了下了去,开始抽泣,“你要走了。”
邱尔不知所措的抱住了她,她还是不停的哭。所以他冒昧了吻了她,在额头上。
莫慈停止了抽搐,她抬起了头,然后鼓起勇气在他的唇上亲吻。
然后他们就交合在了一起,她的裙子被他丢在一边,她则是羞涩但又极力想要配合着他的动作。在邱尔发泄完欲望后,他们紧紧拥抱着彼此。
“我第一次这么做……”莫慈把脸埋在邱尔的头发里,娇羞的说,“在活着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这么做过。”
邱尔用手环着她,一边不住的亲吻她的身体。
“如果我们活着,我会不会为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如果可以,那该是多么美好啊。”
这个疯狂的夜晚很快就结束了,莫慈送他上了船,和他吻别。他在船尾和她疯狂的告别,他看见莫慈的眼泪也狂乱的流着。

莫慈和他通过几封书信,她得到的消息总是很快,或许是来自她上前线的同事们。她的字很好看,夹杂着她的感情后,这几封信就被邱尔塞进了护甲里随身带着。
有一次,莫慈问他:你会去天谴之门吗?
当然。邱尔想着,但她肯定不愿意让我冲在最前面。
不会,为了你,我不会那么做。他撒了个谎,写在信里。莫慈似乎很高心,又给他写了好多好多话。
“如果所有的人都死了,我们会不会不再是不同的?”莫慈这么写道。
“我不知道,但我们无法改变。”邱尔回道。

他在天谴之门上再次看见了莫慈。
在萨鲁法尔倒下后,部落的军队警戒着巫妖王的爪牙,直到普特雷斯的声音从天而降,他看见了莫慈兴奋的站在他身边。
原来他的小兔子,也会咬人。
邱尔哀伤的看着莫慈,全然忘记了自己正在军队里。他没有开口叫她的名字,这一切毫无意义。
他看见莫慈突然变化的表情:她抓住了普特雷斯想要发射投掷机的手,指着下面的他们说了什么,苦苦哀求着,然后普特雷斯让几个药剂师把她按在地上,亲自发射出了第一个充满了绿色药剂的罐子。

一切很快就结束了,红龙的火焰净化这片土地,什么都没留下,包括那个不知道结果的爱情故事。

评论 ( 6 )
热度 ( 3 )

© GRIJA选择狗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