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GRIJA也在沉迷扶她狗呢

wow,ow ,风暴,全职,阴阳师,fgo[虽然你只能看见我的blz同人]
狗文手画手
he[?]爱好者,be生产者
混乱邪恶冰dk,为了阿彻鲁斯!
grija#5452高中狗欢迎勾搭

【伪阿克】重蹈覆辙

和罗克同篇的阿克还在无限加工中。然而我比较懒得开电脑写,哪天还是发到手机上接着写吧。
准确来说就是没写完,补偿一个这一篇吧。

洛丹伦第一孝子阿尔萨斯和他的顾问克尔苏加德大人。
严重ooc,前言不搭后语作品。

在前一任米奈希尔国王去世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就成了下一任国王。
克尔苏加德,这位杰出的法师学徒,不知为什么成了这个强大王国的顾问。在种种不明觉厉后,他开始上任执政。
一切看起来都井井有条,尤其在国王娶了他的初恋吉安娜女士后,更没有什么不对的了。
明明一切都不对好吗!
克尔苏加德坐在床上想,自己是如何一觉之间,从自己在达拉然的屋里变到了这里,从学徒克尔苏加德变成了顾问克尔苏加德的,甚至达拉然的人,包括自己的老师安东尼达斯,都表示不认识自己。他并不是对自己的能力表示怀疑,只是,这一切太可疑了。
他又一次开始准备睡觉,每一次他都希望穿越回自己原来的生活,但当阳光照到自己脸上时,他失望的发现自己依然在洛丹伦的“家”里,但他回想起自己的梦境,不禁害怕起来。

国王阿尔萨斯觉得自己的顾问最近有些奇怪,诚然,他的顾问年轻而有才,但他最近变得孤僻了许多。克尔苏加德原来就不喜欢亲近人,大部分时间都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当个死宅或者是偷偷吸猫。但阿尔萨斯发现,他现在连自己都不鸟了,见到自己也躲躲闪闪的。
是时候来一场说谈就谈的对话了。
阿尔萨斯有礼貌的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他一定在的。
当国王偷偷打开了顾问的门时,克尔苏加德正在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嘟哝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看到阿尔萨斯后,他甚至有些害怕的向后退。
“你到底怎么了?”阿尔萨斯感觉胸中有种不明火在燃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陛下……我……”克尔苏加德畏惧的低着头说,“我不能告诉您。这太匪夷所思了。”
“无妨,说吧。”阿尔萨斯说。
克尔苏加德缓缓地抬起头,带着恐怖和疯狂的目光说:“我梦见你杀了我,然后我们一起摧毁了一切。”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这种梦如同魔鬼一般的缠绕着克尔苏加德,他的国王对他的梦嗤之以鼻,他也就没有再敢说。每天醒来,他就开始不停的写下来自己的梦。
梦越多,他越害怕。
他被阿尔萨斯杀掉,又被他复活。他能感觉到梦里冰和雪的温度,还有无尽的力量,和恐惧。
这一切都太真实了。
他终于计划逃走,在匆匆打点了一些东西后,他打算在一日借口回家看望亲人时离开这儿,永远都不要再和这个该死的一切见面。命运让他脱离了自己原本的生活,又把他推入死亡的深渊。。在看向那本记梦的笔记后,他还是把它留在了桌上。
第二天,他第一次主动去找阿尔萨斯。

国王很奇怪的听着克尔苏加德的理由,看着他
慌乱的话都说不清,就知道他在撒谎。
“行了行了,你就当带薪休假吧。”阿尔萨斯不耐烦的说,“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吧。”
克尔苏加德走后,国王漫不经心的走进了顾问的房间——他没有带上猫,看起来不会离开很久的样子。他摸了摸小猫的毛发,却看到了桌子上显眼的笔记。
他坐下来仔细的阅读它,里面疯狂和令人作呕的场面让国王毛骨悚然。许久,他放下它,并用力的把它扔到房间的角落。

没有想到出了王城,天气就变得很冷。克尔苏加德裹了裹斗篷,才发现远方的山坡似乎在下雪。他似乎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雪,如果翻过那座山,他是不是就能走了呢。
他顶着风向前走,当脚下的路越变越松软,他知道他踩在了雪上。他无法睁开双眼,法术在这里失去了作用。他胡乱的站在山顶上,回头,他看见阿尔萨斯举着战锤,把他重重的打在了地上。他趴在雪地上,阿尔萨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梦里那个披着邪恶盔甲的阿尔萨斯,他用巨剑贯穿了他的身体。
疼痛和寒冷攻击着他,他不知道他躺了多久,在他的感官渐渐失去知觉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他说:“克尔苏加德,你还想抗争命运吗。”
那个声音狂笑着,嘲笑着他。
而克尔苏加德,开始慢慢的死亡。

“克尔苏加德,你又在发呆了。”巫妖王对着他的大巫妖说。
“我的国王。”克尔苏加德看着他说,“我很抱歉,这么问可能会很奇怪。”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你知道了一个选择的不好的结局,你会改变你的选择吗?”

评论 ( 8 )
热度 ( 8 )

© 今天的GRIJA也在沉迷扶她狗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