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JA选择狗带

wow,ow ,风暴,全职,阴阳师,fgo[虽然你只能看见我的blz同人]
狗文手画手
he[?]爱好者,be生产者
混乱邪恶冰dk,为了阿彻鲁斯!
grija#5452高中狗欢迎勾搭

一篇满是bug

 

 

 

 

  格尔芬娜死了。

  她变成了亡灵。

  她自己没什么感觉,但人们见到了她,都吓跑了。

  毕竟他们都是人类嘛。格尔芬娜想到了她的丈夫和孩子:她的丈夫只懂得耕地,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他们的孩子还没有上学,但也是文静可爱;格尔芬娜则喜欢冒险,她甚至冒冒失失的加入了远征诺森德的队伍。

  早知道就不要这样了。

  格尔芬娜懊悔的坐在河边,用她露出了骨头的腿踢着水玩。她的嘴有些过分的裂开了,格尔芬娜自己缝了一下,使它不会合不上。她毕竟还是爱美的,一个女人要是一直长着个大嘴可不好看。她的身形走了样,但她的容貌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她的嘴。

真是丑陋,格尔芬娜用少了一根手指的手捂住了它,要是有什么能遮住它就好了……

  她想回家,一直都很想。

  她的孩子应该上学了,那个小男孩儿有着像格尔芬娜一样的太阳般的金发,像他丈夫汉斯一样的蓝眼睛。她真喜欢她的孩子,她常常说他们的孩子就像安度因·乌瑞恩王子一样可爱。

  他们的孩子。

  汉斯,她的挚爱。

  他虽然没有像她一样的冒险精神,但他温和善良,每每有从西部荒野逃来的镇民,汉斯总会让他们在家里住上一阵子,直到他们找到出路。那些镇民们也很敬佩汉斯,很多人还会时常回来看望他。

  突然,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她的脑子里出现了。

  她应该偷偷溜回去看一眼自己的家人。

  格尔芬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马上又感到惊喜。她对着水打量起自己——干枯的金发贴在头皮上,黑色的眼珠昏暗,但她的皮肤只是微微发青,看起来与一个大病初愈的人类不相上下。她的嘴,哦,她那可恶的嘴。

  她没法说的特别利索,总是含含糊糊的,总像是嘟哝着似的。她用一块布像女人们系头巾一样包裹住自己的头部,和嘴。

  她的双腿露出了大片的骨头,她用长裙遮挡;她的手少了一个指头,她带上手套;她把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虽不似亡灵,但也着装奇怪。

  格尔芬娜得想清楚如何回家,她没有马,没有什么能带着她回家。她装成一个乞丐,一步一步的向着南方移步。没有人多看这个古怪的乞丐,他们都因为各种事情忙碌着。她如此庆幸没有人关注她,但她的身体开始腐烂,一股古怪的味道很难掩盖——没有药剂的她就会渐渐变成肉块变成脓水的。

  一切都是值得的,她成功的到达了艾尔文森林,她忽然害怕了起来——汉斯会不会发现自己,他会不会害怕,她的孩子又会如何想,如何看待这个死去的母亲?她的脚步开始迟缓,她感觉自己正在再一次经历死亡,她身上的肉大部分都开始腐烂,浑身臭气难容。

  她畏惧的蜷缩在一棵树下,不远处就是闪闪发光的水晶湖。许久,她鼓起勇气,提着破烂的长裙跳进了湖水里,她第一次将自己如此的暴露在阳光下,格尔芬娜感到愉快但恐惧。

  汉斯,他出现在湖边,自如的打了两桶水。他看见了阳光下的格尔芬娜。

 “女士,”他顿了顿,“如果不介意,可以到我家用餐。”

  她的汉斯,总是如此热心。

  格尔芬娜发了疯般的向远离他的方向跑去。哪怕回头一秒,她都害怕她会动摇。她一直跑啊跑,一排混合着腐臭的水珠在身后滴着。汉斯没有追她,只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跑远。

  格尔芬娜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看望自己的爱人。

  她不久后就又一次死亡了,成了一摊散发着恶臭的脓水和骨架。

评论 ( 3 )
热度 ( 5 )

© GRIJA选择狗带 | Powered by LOFTER